关键问题上的立场

礼来致力于生产能够满足患者医疗保健需求的药品。我们相信,我们的产品能够拯救和改善生命,因此应确保患者能够获得我们的产品。正因如此,作为负责任的企业公民,礼来积极参与政治进程,向全球公众公布与医疗卫生有关的讨论结果以及药品研究创新结果。 为确定哪些问题是需要参与的最相关的问题,礼来会考虑多种因素以及利益相关方的意见。这些因素包括患者需求、与利益相关方的谈话和访谈、投资者问题和反馈、业务战略、公共政策对话和立法辩论,以及员工利益。

知识产权保护

未来的生物制药创新取决于知识产权的保护,礼来提倡对知识产权进行健全有效的保护,以确保投资者享有在限定期限内独家开发和销售新药的权利。

药品的可获得性和可承受性

鉴于药品的可获得性可能受到诸多经济、政府和社会因素的影响,因此礼来制药专注于能够以己之力对其产生影响的领域。我们携手合作,制定相关解决方案,帮助发展中国家的患者获取药品。

基于价值的定价

礼来制药相信,我们的药品价格能够体现各自的价值。 在为药品定价的过程中,我们会考虑向患者、提供商、支付者和行业提供的价值。

比较效果研究

礼来制药支持开展比较效果研究,以帮助医师和患者做出相关治疗决定、探讨全面改善医疗卫生体系的机会,并解决公共卫生挑战。

联邦医疗保险计划处方药费

美国联邦医疗保险计划中的处方药津贴是一个范例,即竞争性私营市场是能否为患者提供最佳护理的关键。礼来制药认为,必须维持处方药费的竞争性价值。

医疗改革

礼来制药认为,有效的医疗卫生政策取决于药品获取、品质和成本的均衡性。我们支持相关医疗改革计划,将医疗卫生的获取延伸至目前缺乏药品的患者,同时对于那些目前可以使用药品的患者来说,保护或改进他们的药品获取情况。

个性化医疗

个性化医疗(又称“量身定制的治疗”)有望为个别患者提供更高的精确性、更高的价值以及经过改善的治疗结果。这是礼来生物制药创新愿景的核心。定制正被融入每一单独的药品研发项目,同时使用多种方法识别不同患者群体之间的差异性。这包括:

  • 表型特征(如年龄或体重)
  • 已建立的生物标记(如HbA1C水平)
  • 源自新工具和技术的更多新颖标记(如药物基因组学、生物影像和生物信息学)

所有这些方法正在推进我们对患者的理解、分类和处理方式。除了根据个性化护理开展的新药和方法创新外,礼来正努力进一步革新我们的商业模式,确保新药研发和影响更有成效、更高效,满足患者的需求。

为满足患者、提供商和支付者的需求,礼来量身定制的治疗策略必须依托于能够认同和奖励创新的政策环境。能够为药物的个性化方法提供支持的、最重要的政策主题包括卫生技术评估、基于价值的定价和基于科学的监管体制。

知识产权

礼来提倡对知识产权进行健全有效的保护,包括对医药产品的专利保护。生物制药行业取决于知识产权的保护情况,因为知识产权保护可授予新药发明者在限定期限内独家开发并销售新药的权利。

没有知识产权保护,药品研发公司将无法收回每研发一种新药所需要的约8 - 13亿美元的平均投资。缺乏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将抑制制药业研发新药、挽救全球患者的能力。

礼来认识到国际社会在改进和协调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重要作用。我们将进一步支持制定国际贸易协定,推动在此前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足的重要市场推行更有效的专利保护。

礼来还意识到美国相关贸易法律与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相关条款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作出的重要贡献。我们将继续支持这些法规的实施,以鼓励发展中国家提供有效的药品专利保护措施。遵守WTO知识产品保护规定,有助于(吸引更多投资,保留本地人才,从而)推动经济增长,确保提供更多的创新药品。但是,礼来不寻求在最不发达国家(参见WTO的定义)中获得相关专利。

伦理上的互动

通过促进新药的研发,提高个体和公众健康水平,医师或医学研究人员与生物制药企业之间的合作可以惠及社会。但是也存在令人担忧的问题,即由于存在可能对专业判断产生不当影响、从而损害科学实验的诚信以及患者护理的质量的风险,这些关系可能产生利益冲突。

礼来仅为合法合理且必要的服务向卫生保健提供商支付相关款项,金额不超过所提供服务的公允市场价值

  • 对于开展礼来赞助或支持的医学研究的卫生保健提供商,礼来将因其执行研究程序并收集相关数据适当支付酬劳。
  • 甄选服务提供商时,礼来将选择有资格且适合执行此类服务的提供商。礼来不会优先选择本身是礼来客户的服务提供商,且不会以购买礼来产品作为甄选服务提供商的条件。
  • 礼来不会出于奖励过往或更改当前/将来处方惯例的目的向卫生保健提供商支付任何款项。
  • 礼来不会出于产品体验或了解产品信息的目的向卫生保健提供商支付任何款项。 礼来认为,限制创新型企业直接与医学专业人士打交道的相关政策,会妨碍医学知识和患者护理的进步。

行业透明性

根据公司此前积累的经验,业务经营的透明性有助于构建与利益相关方的信任关系。透明性还有助于防止腐败和不道德的业务实践。仔细聆听利益相关方的顾虑,并做出公开回应,可以改善透明性以及公司的业务经营方式。

礼来认为,对于牵涉向医师支付财务款项或其他非现金价值形式的业务实践而言,必须保持透明性,这对构建与公众的信任关系而言至关重要。礼来还认为,应就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在药物研发过程和医学教育中提供的服务提供公平报酬。但是,我们也认识到,如果对此讳莫如深,那么这些关系也可能会被误解。因此,我们已采取诸多措施,提供关于我们与主要合作伙伴互动方式的重要方面的信息,寻求实现医学进步。

2004年,礼来成为首批自愿向公众披露美国临床试验结果(即使是不利的结果)的公司之一。2007年,礼来成为第一家公开报告向美国境内机构提供的资金支持的制药企业,其形式为 教育基金和慈善捐赠 ,旨在为我们认为能增加医疗卫生知识并改善患者护理的医学教育、患者教育和其他重要活动提供支持。自2008年至今,礼来一直在披露向欧洲患者组织提供的财务支持。

2009年,礼来推出了“特许注册”,这是一个向美国外部医疗卫生专业人士支付的相关款项的列表。此类人士往往通过签署协议,基于他们的经验和专业技术执行教育项目,并为我们提供咨询服务。2011年,我们开始披露向 礼来医师款项注册 中美国境内所有医师支付的研究和其他款项,以及非现金形式的价值(如商务餐和商务差旅费用)。

基于价值的定价

礼来认为,我们的药品价格能够体现它们为患者、提供商、支付者和整个社会带来的价值。在制定价格时,我们会根据现有数据,纳入我们对价值的理解。

为衡量新药的价值,一般要进行评估,主要是利用卫生技术评估(HTA)。公众支付者日益寻求利用此类评估结果来开展定价谈判。礼来认为,正如医学实践不能也不应采取一刀切的方法来治疗和治愈病患一样,用于实现基于价值的定价的方法也应该是灵活的,应该认识到价值的复杂性、临床研发的复杂性、医学实践的复杂性,以及能激励为将来的制药研发提供资金支持的创新的复杂性。

HTA为价值判断和定价决策提供相应信息的能力,部分取决于获得监管批准之时所提供的、关于新药比较效果和安全性的全部证据。要生成全部价值证据,可能需要超出批准时间安排的范畴。鉴于此,定价和补偿体制可能需要具有灵活性,并为“扩大证据获得同时支付的政策”提供相关选项。初始价格和获取水平需要根据这些选项确定,并遵循将来可能提供的更全面的证据。

对于基于价值的任何定价方法,应以全面的方式考虑价值,包括患者、提供商、支付者和行业的观点。对于药品价值的判断,不应仅仅体现于其最终价值本身。通过就患者及时获取新药的补偿和程度做出决定,还存在价值认可和奖励的机会。

HTA新药评估的结果,可以为基于价值的定价谈判提供信息。但是,如果希望通过HTA提供定价信息,HTA流程就必须考虑新药可为患者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包括能为社会带来的效益)带来的全部价值。更多信息,请参见礼来有关卫生技术评估的政策立场。

除了在医疗卫生决策过程中可以考虑价值的定价外,还可以采取其他方法。礼来提倡探讨不同的创新性支付模式,此类模式要求利益相关方广泛参与药品研发和实施流程、影响的评估以及相关措施的制定,目的是为改善患者治疗结果和护理整合提供支持。有助于改善患者治疗结果和医疗体制相关流程的支付方法和项目(如基于价值的收益设计)可能会更有前途,而不是所提供服务的数量。所希望的结果可能是但不限于死亡率的降低和寿命的延长、遵循相应的临床最佳实践标准,以及护理水平的提高,例如减少住院治疗的天数或提高生活质量。

可获得性与可承受性

全球有数百万人缺乏药品和其他形式的卫生保健的获取渠道。药品获取是一个复杂的全球性问题,根据地理位置的不同,可能会有不同的表现。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政府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提供卫生保健的方法,均会影响药品的可获得性和可承受性。改善药品的获取是一项巨大挑战。要解决这一问题,就需要各国政府、私营部门、多边机构和民间社会共同做出最大努力。

礼来制药意识到,我们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 因此我们专注于能够以一己之力对其产生影响的领域。礼来制药将坚持不懈地致力于研发新药以满足重要健康需求的企业使命。没有创新性药品,身体的健康将成为空谈。

礼来制药意识到,我们的药品价格不仅仅应反映它们提供的价值,保障今后的药品研发,还应考虑到药品的可获得性。在全球范围内,礼来制药与发展中国家以及欠发达国家的政府合作,探寻改善药品可获得性的合理措施。这些措施包括为患者援助项目捐款捐物、国际人道主义援助、其他类似的慈善措施以及公私合作伙伴项目。与此同时,礼来制药还采取相关的商业措施,一方面对患者护理产生可估量的积极影响,另一方面从长远的角度关注并解决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不完备的问题。

礼来制药相信,允许药品差别计价的医疗体制能够在奖励创新与保障低收入人群获取药品这两方面取得平衡。这一特性能够同时保证药品的可获得性与进一步的研发,有利于患者、公私医疗管理机构以及相关产业。但是,要想确保差别定价的有效性,其背后必须有良好的政策环境的支持。在该环境中,对于参考价格的定价是自由的,并且低价折扣的药品不被允许流入拥有更高收入的市场。

医疗改革

礼来制药提倡所有美国人均获取价格适中的私营医疗保险服务。美国人口超过3亿,呈现多样化特征,且都有自己的独特需求,因此美国的医疗改革没有统一的解决方案。

礼来制药认为,有效的医疗卫生政策取决于药品获取、品质和成本的均衡性。我们支持相关医疗改革计划,将医疗卫生的获取延伸至目前缺乏药品的患者,同时对于那些目前可以使用药品的患者来说,保护或改进他们的药品获取情况。这包括扩展覆盖范围,让个体注册自己符合资格的公开项目。

与政府管理的制度相比,礼来制药更喜欢自由市场的解决方案。以下举措有助于鼓励参与医疗体制:无论美国人是单独还是通过自己的雇主购买医疗保险,均给予美国人相同的税务优惠;实施医疗责任保险改革;以及扩展健康储蓄账户(HSA)和以消费者为导向的其他医疗保险模式。

礼来提倡以患者为中心的实践,此类实践能帮助个体及他们的医师和医疗卫生提供商做出有关自身卫生保健的明智选择。健康保险利益的设计,应促进医患关系,并认识到处方药品和其他创新成果在提供低成本卫生保健中所发挥的不可或缺的作用。

礼来制药不提倡单一给付的体制。这些政府体制为在其他国家工作提供了诸多可能性,且相关证据也显示,它们极不理想。单一给付体制抑制了创新,因而也就限制了药品获取、配额护理,消除了竞争,且妨碍了质量的提高。

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应主要是为医疗基础设施提供的其中一种财务和行政支持,例如补贴和促进设立适用于以下各项的标准:迅速部署医疗信息技术、设立质量标准并促进安全保障。

礼来制药制定了医疗改革四大原则,具体包括:

  • 礼来制药支持能够保护和鼓励患者在管理自身及家庭健康的过程中做出选择的相关改革。
  • 礼来制药支持可确保患者成为自身健康负责任的参与者,同时要求医疗领域的所有参与者对患者负责的医疗改革。医疗领域的所有参与者包括保险公司、医疗卫生提供商、支付者、监管机构和创新型企业。
  • 礼来制药支持能够保护和促进自由市场竞争的医疗改革,其方式为根据向患者提供的质量和价值,奖励医疗卫生提供商和创新型企业。
  • 礼来制药支持能够提高卫生保健交付质量和效率的美国医疗改革,从而减少浪费,降低系统成本。

返回顶部